<rt id="ahizu"></rt>
<rt id="ahizu"><optgroup id="ahizu"></optgroup></rt>
  • <u id="ahizu"><tbody id="ahizu"></tbody></u>
      <rp id="ahizu"><meter id="ahizu"></meter></rp>
      <rt id="ahizu"><nav id="ahizu"></nav></rt>
      <tt id="ahizu"><tbody id="ahizu"></tbody></tt><b id="ahizu"></b><font id="ahizu"></font>

      <rt id="ahizu"><nav id="ahizu"></nav></rt>
    1. <cite id="ahizu"><noscript id="ahizu"></noscript></cite>
      讓蘇軾《功甫帖》再飛一會兒
      2014-03-19 09:46:27 來源:www.waerdi.com  
      如果您還沒有安裝Adobe Reader,請  下載  安裝。  

       

      2014年02月28日 16:43   《藝術品鑒》雜志  我有話說

        900多年前的一天,蘇軾在給他的小伙伴、宋代詩人郭功甫(祥正)寫這封送別手札時,或許無法料知,由于那時沒有二維碼,直接導致今天的一些人,忽略了這份手札背后的文人友誼,反而對他的筆跡產生極大的質疑。

        《功甫帖》真偽之辯顯然不是一場三個專家指認一個買家買假的簡單事件,在其背后,一個傳承幾千年的文化大國、文化強國,在為藝術品“正名”的這個環節上,正出人意料地罹患了“失語癥”……

        讓《功甫帖》再“飛”一會兒

        本刊記者_辛追

        和娛樂界一樣,收藏界也需要頭條先生。但與娛樂界得到頭條先生稱號就等于得到財富與地位不同,在收藏界,上了報紙的頭條,很可能意味著這位先生未來一段時間的日子會很不好過,小名“毛毛”的上海籍收藏家劉益謙恐怕就處于這一狀態中。

        圈內達人方先生聽說劉益謙去年秋天剛入手的《功甫帖》被人質疑時,恰好是在元旦家庭聚會的飯桌上。當手機報推送出這條消息,方先生很不以為然,“這些媒體就是愛炒作,不然怎么掙稿費啊?”他后來回憶說,當時他借著手機看完全文,感到一頭霧水。“博物館專家和我們這些跑市場的是兩條路子,他們很少說話,更別說是以這種方式說。”方先生說,他當時第一反應就是給劉益謙撥個電話問情況,但轉念一想:這或許僅僅是小問題,毛毛本人未必在意,如果事情有下文,再打電話不遲。

        令方先生沒有想到的是,在他看來就是個業內對某幅作品真偽有爭論這樣一個小事情,后來偏偏朝著是非不完、恩怨不斷的方向發展開來。

        打槍與擋槍

        “剛到2014年就上了報紙頭條,劉益謙好運氣啊。”在某網站論壇里,有人用調侃的語氣說著早已成為街談巷議熱詞的《功甫帖》主人。幾乎就在同時,以822.9萬美元(約5037萬元人民幣)從紐約蘇富比拍賣場換回“蘇軾謹奉別功甫奉議”這9個字的劉益謙,已經在一些媒體口中從“愛國者”變成了“土豪”。

        當三位專家推出言之鑿鑿的“雙鉤填墨偽本”研究結果時,輿論一開始的一邊倒足以讓劉益謙犯懵。從他的公開聲明也不難看出,讓他發懵的不是專家,而是專家背后是否有“推手”。

        在前后幾份聲明中,他表達了這樣的意思:首先,他受不了“專家以官方的口吻一致判定《功甫帖》為‘道光四年(1820)至同治十年(1871)之間’的‘雙鉤填墨’的‘偽本’,并且認為《功甫帖》的回歸‘將為日后的文物回流工作埋下無窮后患’,而此帖如果公開展示則會‘惑人耳目,貽笑后人’。”

        其次,“上博的三位研究員,不顧個人職務身份可能帶來的誤解,在自身的學術觀點都未能統一的前提下,就在大眾媒體上以官方名義發表最簡單粗暴的結論,這不僅會給上博帶來名譽損害,更有依仗職務便利博取眼球的嫌疑。”他也承認,經歷了這個歲末的紛擾,他已身心俱疲,其中的壓力和委屈難以言表,因此保留通過各種(包括法律)途徑追究責任的權力。

        最終,他期待賣家紐約蘇富比承擔論證這件拍品真偽的責任。因為他清楚,蘇富比不怕事,真能證明他們賣了假貨,買家是可以要求他們退貨和包賠損失的。5000萬元人民幣對一家全球拍賣公司而言,不算大錢,如果真是假貨,就算多賠點,只要能挽回名譽損失,蘇富比也花得起。但難就難在怎樣證明東西的真假。“西方國家藝術品的傳承記錄是很嚴格的,而且開始的很早,因此拍賣公司保真并非難事。中國藝術品的情況很特殊,因為在過去的100多年中,很多藝術品遭到了毀滅沖擊,能夠留存下來已屬萬幸,傳承記載有時是斷代史。”一位業界人士表示。    至截稿時,紐約蘇富比中國古代書畫部已經發布了對蘇軾《功甫帖》的鑒定報告,這份報告堅持認為2013年9月19日在紐約蘇富比以822.9萬美元(約5037萬元人民幣)成功拍賣的蘇軾《功甫帖》,是一件流傳有緒,歷經清初安岐《墨緣匯觀》等歷代專著著錄的墨跡本,不同意鐘銀蘭、單國霖、凌利中三位上博研究員所指認的該作品是清中晚期“雙鉤廓填”本的結論。對于這份報告,上博三位研究員中的一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不會看、不理它”,但買家劉益謙認可了。

        另一個細節值得玩味。正當上海博物館三位研究員的研究文章公布后,收藏家朱紹良在微博發表聲明表示,若劉益謙忍受不了各方的紛爭,放棄《功甫帖》的收藏,他本人愿意購藏,并表示已經準備好了5000萬現金。

        對于這份聲明,劉益謙的回應是“目前關于蘇軾《功甫帖》爭論正處方興之期,輕言放棄尚早。本人期望并相信這場前所罕有的真贗論辯,最終將毫無懸疑地接近歷史真相。”與此同時,劉益謙表達了自己對于朱紹良的欽佩與感謝之情,認為朱紹良在《功甫帖》面對真贗考辨與毀譽紛爭之時,還能堅信這件拍品為真以及表示愿意接手,體現出了難能可貴的勇氣和立場,并懇請朱紹良將自己的《功甫帖》研究公布于世。

        暗潮與蜂擁

        與勇氣和立場相比,在收藏界圈子里,世事洞明,同時人情練達的人不在少數。就像一位礙于身份無法具名的人士說的——對于有些事,所有人都知道不說實話沒意思,但說了實話又太傷人。

        《功甫帖》事件之所以引人注目,源于藝術品鑒定界中,一個長久沒能解決的問題——當一個買家想買或者已經買了一件東西時,在博物館專家和民間高手之間,哪一方的鑒定結果更具權威性和公信力?

        “我們都很尊重博物館系的專家,如果要組織召開個研討會,讓我們從博物館專家和民間自身鑒定人士兩方各挑幾位聘為顧問,那么天平一定會傾斜于博物館系的專家們。博物館里的專家也分成幾類,有些人是專門搞理論研究的,看不懂真偽,但學術進步要靠他們。如果說不是開研討會,而是我們拿著真金白銀去買東西,這時還是要找民間專家,這些人眼力好,自己也買東西,知道刷卡那一瞬間錢的分量。”對此,一位收藏界人士對《藝術品鑒》記者這樣說。

        在他看來,人們所熟知的張蔥玉、徐邦達等老先生,都是在民間收藏圈子里成長起來的,他們自己就是收藏家,因此他們對于藝術品的鑒定意見才在別人眼里彌足珍貴。

        “但是也分東西。比如說很多人也問過我,唐宋時期書畫作品能買嗎?我就直接告訴他,這些東西年代過于久遠,沒有可買性。如果你非要買,只能聽博物館專家的意見,因為他們理論基礎扎實。相比之下,如果你要買近現代或當代作品,我認為這是可以買的,但一定要找民間專家幫你看,因為對于這些時期的作品,民間專家要么與作者本人或家族熟識,要么閱寶無數,有時博物館專家看一幅作品看了半天,民間專家打他身邊一過、瞄上一眼就知道真假了。”對于這次的《功甫帖》事件,上述人士認為,他更傾向于聽博物館專家的話,原因是“人家一撇一捺都給你找到出處了,你拿什么反駁人家?”

        與此同時,冷眼人發現,在《功甫帖》事件發酵過程中,每一個環節都不斷卷入新的討論者,繼而引發了一場跨越時空(查找古書成了最近很多人常做的事情)的中國藝術品鑒定界大討論,或者也可以將其稱為沒現場的新年研討會。雖然很多問題都舊的掉渣,但誰讓這些問題始終沒找到答案呢?越沒答案就越有討論價值,隨隨便便說上幾句“站隊”的話,也能吸引眼球。

        “有時候聊著聊著,甚至涉及到了研究員和收藏家的個人背景,八卦程度羨煞娛記。”一位圈內人這樣調侃道。

        爭論與真相

        在收藏界,國資民資一向是保持接觸,偶有合作,鮮有摩擦。而這次,上博三位專家的口吻顯然是與市場派的“硬碰硬”,這樣做的目的是什么?

        有人說,三位專家的研究文章是否代表官方?如果是學術文章,為什么不發表在學術刊物上,而是以“預報刊發”的形式發表在社會媒體上?還有,說這一幅作品是假的,那么三位專家是否看過真品?

        是人傻錢多還是貨真價實?在這場持續發酵的《功甫帖》真偽之爭事件中,人和貨都被扔進了輿論漩渦。雖然劉益謙自己說,越是爭論就越接近真相,但已經有人站在比上海博物館更高的地方,朝著這句話潑了盆冷水。

        國家博物館副館長陳履生也表示,《功甫帖》事件實際上是近年來不絕于耳的中國古代書畫真偽問題稍高級別的街談巷議,其真偽爭議所反映的本質問題是中國書畫鑒定的當下窘境。并稱就目前的狀況來看,《功甫帖》最終將會形成一個無法收拾的殘局,而由《功甫帖》所牽涉中國書畫鑒定的全局問題,則需要政府部門積極面對,從宏觀上解決中國書畫鑒定的主流話語問題。

        事實上,無論是“望氣”的全局鑒定派,還是注重細節的技術派,亦或是精通史書的歷史傳承派,這幾大鑒定派系對于中國古代書畫真偽的看法,時常相左。這也是為什么很多既有錢、又對收藏界頗為熟識的人士談古代書畫都搖頭的一個原因。收藏大家馬未都就曾說,早年間,他親眼看到幾位鑒定界泰斗同時看一幅作品,一個認為作品好得不行,另一個卻說假的不行。也是從那時起,他對古代書畫收藏“失去”了興趣。

        劉益謙也說:“古代字畫宋元字畫歷來都有爭議,爭議很正常,特別是在權威專家缺乏、遍地都是專家的時候,上海博物館作為國家博物館,第一次對民間的作品進行評論與研究,這本身利于民間作品收藏的進步。”

        可見,子彈一直飛,總還能發現正能量。“對于上博與民間收藏家的爭執,我甚至有這樣一種期待。”在談到這一話題時,一位在混跡藝術品市場多年的人士對《藝術品鑒》記者說。

        “我期待下一回,再有哪個收藏家要到國外或者香港去拍東西時,這些現在很活躍的文博專家能同往,這樣一來,雙方都認可的東西,再往回買。之后無論放在公立博物館,還是私人美術館,都能對推動中國藝術史研究起到積極作用。文博專家也可以近距離感受一下拍場氣氛,以及收藏家對于中國傳統文化藝術的情懷,同時,借助他們的力量,民間收藏家們也可以把錢花在刀刃上。”該人士表示。 

        相關閱讀:

        上博專家質疑《功甫帖》是偽本的依據

        上海博物館書畫研究部經過鑒定與考證,認為劉益謙所購《功甫帖》是“雙鉤廓填”的偽本。“雙鉤廓填”又稱“雙鉤填墨”,在唐宋時主要用來保護原跡,臨摹學習,此法易于傳潘流行。到了刻帖成風的晚清,成了坊間作偽、制造書法贗品、欺世牟利的主要手段之一。

        上海博物館書畫研究部鐘銀蘭、單國霖、凌利中三位研究員對利用“雙鉤廓填”之法制造贗品的畫史現象進行考證和研究,以晚清李佐賢(1807-1876)《書畫鑒影》中著錄的《蘇米翰札合冊》中的蘇軾《劉錫敕》、《功甫帖》兩件偽本作為重點案例典型。

        書寫

        通過考證發現近期露面的《功甫帖》偽本鉤摹自晚清鮑漱芳(約1763-1807)輯刻的《安素軒石刻》,其制作時間,亦可定于道光四年(1820)至同治十年(1871)之間。凌利中展示了《安素軒石刻》所收的蘇軾《功甫帖》拓本。對比可見,其書藝水平遠遠勝于蘇富比的《功甫帖》拍品。

        單國霖在《蘇軾<功甫帖>辨析》中認為,《功甫帖》從字的形體上看,與蘇軾的書體相符,尤其接近于《北游帖》,大部分筆法較為豐潤流暢,然而有些地方卻顯得別扭,他認為可能是摹寫所造成的失誤;對翁方綱題跋,單國霖從印鑒和書法兩方面入手,判斷亦為偽造。

        印章

        上博研究員指出了若干《功甫帖》鉤摹作偽的旁證,《功甫帖》鉤摹本右下有“世家”一印,翻刻自《安素軒石刻》所收的蘇軾《功甫帖》拓本。這本是一枚騎縫章,應與邊封接連。

        這件拍品是一件立軸,在翁方綱的題跋之下,可見明代著名鑒藏家項元汴的鑒藏印。按照項元汴的收藏習慣,會在《功甫帖》上留印。這件拍品“蘇軾謹奉別功甫奉議”九字之下,留有六方朱印,色澤相同。跨越百年、經手《功甫帖》的幾位藏家使用的印泥是一樣的,引起爭議。

        鉤摹本中,除許漢卿鑒藏印為真外,其余明清題跋及鑒藏印皆偽,此屬坊間作偽者之慣用伎兩。且《功甫帖》鉤摹本也并非安岐舊藏的那件,更無李佐賢所言原為永惺家藏且刻入《詒晉齋摹古帖》之史實。

        先例

        鉤摹蘇東坡的書法早有先例,就在上博館藏藏品中,研究員找到了蘇軾《劉錫敕》偽本,作偽時間、作偽手法毫無二致。上博三位研究員經過考證,發現《劉錫敕》偽本鉤摹自乾隆十一子成親王永惺(1752-1823)的《詒晉齋摹古帖》,其鉤摹制作時間為嘉慶十年(1805)至同治十年(1871)之間,并非“明人偽本”。經過研究,發現此偽本的鉤摹手法與《功甫帖》偽本如出一轍。晚清文人王端履(1814年進士)在當時已有指出:“近來市賈所售墨跡,多從法帖中雙鉤。”

       
      關于我們 - 聯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服服務 - 相關法律 - 網站地圖
      安徽体彩网 www.wfwcmm.com:克东县| www.bwbuffaloridgeinn.com:邢台市| www.cp2110.com:福海县| www.godfoodwine.com:沙坪坝区| www.baliemvalley.com:华坪县| www.twiceisniceshop.org:伊金霍洛旗| www.knightsvisual.com:库伦旗| www.gxcjg.com:遂溪县| www.world-anime.com:庆云县| www.nord-lefilm.com:江阴市| www.trcreations.net:建水县| www.carrentalhurghada.com:团风县| www.gcgazette.com:桃园市| www.ztxx.com.cn:鄂尔多斯市| www.adult-toon.com:罗源县| www.curso-endodoncia.com:江津市| www.twiceisniceshop.org:油尖旺区| www.ntlxx.com:灵丘县| www.20105129.com:贺兰县| www.accwangxiao.com:和田市| www.sunmesjournals.com:道真| www.gq992.com:宁阳县| www.drlitchman.com:武义县| www.dcpplayer.com:图们市| www.liujianshufa.com:西乌珠穆沁旗| www.d4ed.com:石泉县| www.hk211.com:兴宁市| www.airmaxshoesnike.net:东宁县| www.bytjt.com:永福县| www.torrezanefelipe.com:新乡市| www.pj88891.com:永修县| www.banthuoconline.com:博客| www.acssecuritygroup.com:林口县| www.bnkft.com:龙门县| www.km-alliance.com:华阴市| www.africanshawlsupplier.com:南漳县| www.carahedgepeth.com:犍为县| www.wh-tattoo.com:江北区| www.iqhausa.com:彝良县| www.youthsportsfinder.com:思茅市| www.k2920.com:茌平县| www.cp5159.com:东乌珠穆沁旗| www.du-pin.com:长丰县| www.jlsmasonry.com:武宁县| www.bzsoft.org:天水市| www.ninaseattle.com:八宿县| www.q5686.com:全南县| www.ipodsmart.com:哈密市| www.manytronics.com:桐城市| www.bobbiepeers.com:江达县| www.ppdownloader.com:怀化市| www.jollychang.com:沽源县| www.tjszdec.com:沛县| www.hg91789.com:台前县| www.1pshouhui.com:肃南| www.jwdat.cn:绥江县| www.mfjcg.com:舒城县| www.zybrickmachine.com:绥宁县| www.67ban.com:建瓯市| www.dominic-paul.com:绥宁县| www.ugqwh.com:南乐县| www.jf1298.com:永丰县| www.ccwanzhou.com:政和县| www.cognaso.com:青铜峡市| www.hellobuynow.com:绵竹市| www.beautifulhealthyliving.com:亚东县| www.a-leap-of-faith.com:郧西县| www.celiacosviajeros.com:林口县| www.therapy-space.com:蓬安县| www.51tianxiu.com:山阴县| www.rbdp668.com:青川县| www.g9892.com:门源| www.jimmysocks.com:双柏县| www.creativegroupbd.com:通榆县| www.phldb.com:桐乡市| www.cv62.com:怀远县| www.tjshunma.com:天柱县| www.karimjavadi.com:安平县| www.commonelementllc.com:南通市| www.cp1150.com:法库县| www.cachuongcollagen.com:永修县| www.ecanvs.com:体育| www.ranwenshu.com:宜兰市| www.stoppenmetrokentips.com:汉阴县|